♂? ,,

几个时辰之后,黄裙女子来到了他们最后发出讯息的地方,而眼前看到的一切,却跟那些人的说话大相径庭,什么成功追上了对方,什么对方插翅也难逃。

她所看到的是一堆残破的躯体,已经扭曲的不成人形,身上所有值钱的物件都被搜走了,这可是十几个炼虚期的修士,他们究竟是被怎么干掉的。

黄裙女看着现场平整的草原,这里早已没有了任何可用的讯息,她狠狠的咬着嘴唇,即使它出血了,她也没有松开的意思。

“小姐,您别这样!”有手下殷勤的劝慰道。

然而给他的回应却是寒光一闪,只听噗的一声,那修士被一分为二,而黄裙女子,却只是厌恶的甩去了溅在剑身上的血。

人群中有人冷笑,也有人沉默不语,却没有一人对死去之人露出惋惜的神态,因为他该死……

这家伙是新加入进来的,也是倾慕其美貌的男子,而像她这样的女人,倾慕者多如天上繁星,一个区区的化神期修士,竟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声,实在是死有余辜了。

周围鸦雀无声,黄裙女子看向远处,素手一指冷声道,“追!”

她宛若高高在上的女王,对着一群炼虚期的修士发号施令,而这些人却没有一人反对,似乎她的命令就是圣旨一般,这就是实力所赋予给她的权利,而她享受着这份权利。

大军浩浩荡荡向着西方冲去,如果楼乙还留在原地,一定会感到震惊不已,竟然多达上百名炼虚期的修士,化神期更是不计其数,这黄裙女子到底是如何让这么多的修士甘愿为其卖命的。

而此时楼乙几人也终于走出了这片广袤无垠的大草原,然而挡在其面前的,却是一片漆黑无比的森林,而且这片森林实在是太过诡异了。

清纯美女倪歆柔气质写真

它的树木很像冷杉,可是枝桠却粗糙无比,上面布满了龟裂的痕迹,而且这些树木笔直冲着天空,一眼看不到顶,主干跟枝桠都是空荡荡的,竟然一片树叶也没有,更诡异的是地面上也是一片落叶都没有,干净的令人奇怪。

还有更奇怪的就是,这些树木给楼乙的感觉很危险,这种感觉只在当初的煞坤之骸那里体验过,他甚至在想这些不会也是噬神血树吧。

可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,因为这些黑色的怪树,没有一丝木气,如果不是它们有灵魂波动,楼乙甚至觉得它们根本就不是树。

然而即便如此,他仍然感到无比的奇怪,因为以他的苍生之赐,可以统御天下万灵,自然也包括这些诡异的树木,可是他却丝毫感应不到,它们对自己有丝毫的敬畏。

只是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,而且身后的追兵,很可能很快就能追上他们,周围一眼看去,到处都是这样的林子,他们没得选了。

沈万三见他站在黑林前踌躇不前,上去问道,“走啊?想什么呢?”

楼乙摇了摇头道,“小心些,总感觉这林子有问题。”

沈万三看了他一眼道,“现在还有的选吗?”

楼乙不说话了,叹了口气迈步走了进去,刚一走进黑林,他就感觉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压制,四周出现嘈杂之声,他本能的就要提醒其他人别进来。

然而一切都太晚了,沈万三几乎是前后脚走进来的,谢家三兄妹也差不多是这样,不过四个人并不向他这般反应如此激烈,只是皱皱眉头,显得略微有些不适。

楼乙觉得这地方实在太诡异了,他开口说道,“大家注意保持距离,千万别走散了。”

沈万三见他气色不太对劲,问道,“真有问题?”

楼乙嗯了一声,环伺四周道,“不知为什么,这地方让我觉得十分难受,还是小心一些为好。”

其他人点了点头,一行人保持匀速向前行进,在他们大约走了小半个时辰中后,后方的追兵终于到达了这里,炼虚期的修士们,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这片诡异的林子。

很快黄裙女子来到了近前,她看着近在咫尺的黑林,问道,“为什么不追了?”

一名炼虚期的修士说道,“这林子有问题!”

黄裙女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说道,“哦?是吗?那就先帮我们探探路吧,我想知道嘴里所说的问题,究竟是什么。”

那名炼虚期的修士一怔,转身二话不说的走进了林子,他刚一踏入林子,也同楼乙一样,神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,他停下了脚步,对着黄裙女子说道,“这林子真的有问题,我们不能再追了!”

黄裙女子无视了他的话,挥了挥手说道,“继续追!”

大军浩浩荡荡踏进了这片黑林子里,黄裙女子冷哼一声,也紧随着他们走进了黑林,她现在的心情无比的糟糕,因为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,都令她有火没处发,一口怨气憋在胸口,十分的难受。

再说楼乙等人,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,这林子静的令人感到恐惧,只是直到这一刻,他们都没有遭到攻击,如果不是楼乙的神情一直格外的凝重,只怕沈万三又该抱怨了。

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,一股古怪的气味开始在四周蔓延开来,有种腐烂的味道夹杂在其中,又有些像是腐败后发酵的树皮跟叶子的味道。

以防万一,楼乙让大家吃了避毒丹,以防这些气味有毒,同时让大家屏住呼吸往前走,天色越黑那气息越浓烈,很快楼乙发现,周围已经遍布迷雾,并有细微的声响,时不时的从迷雾中发出。

这似乎是某种虫子的声音,可是对方究竟在哪呢……

猛的楼乙听到头顶上方有细微的声响发出,抬头望去却只感到厚厚的迷雾笼罩上空,他眉头紧皱起来,对谢楠说道,“构筑一道土壁堡垒出来,咱们先得靠清楚,这里到底隐藏了什么。”

三兄妹将力量集中在了谢楠身上,橙黄之光在四周舞动,很快一个结实无比的壁垒就形成了,以防万一楼乙甚至同黄獟还有沈万三一起,又再外侧构筑起了四面土壁,并以山符构建缓冲区。

为了能够搞明白,那些究竟是什么,楼乙以青花之力做了一道穹顶,并让谢楠在壁垒上方以及四周开了几道小窗,以供他可以观察外围的情况。

同他们的遭遇相同,黄裙女子这边也遇到了类似的状况,只是黄裙女子仗着自己这边人员众多,似乎根本没将这声音放在心上,即便有人提出了建议,她也根本不予理会。

她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将楼乙等人干掉,只有这样她这口气才能出,至于其他人的死活,管她何事。

大军继续往前推进,因为迷雾的缘故,他们的推进速度明显慢了下来,这令黄裙女子十分的不满,她拼命催促着这些人快速推进,至于谁落下了或者迷失了,那都怪自己运气不好。

不知不觉间他们的人数开始减少了,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两个而已,可是到了后面竟然十几个甚至几十人的这么减少,这引起了那些炼虚期修士的注意。

终于黑林彻底黑暗了下来,原本偷偷摸摸的声音,开始肆无忌惮的出现了,楼乙此刻聚精会神的透过青花穹顶观察四周的情况,只是迷雾实在是太厚了,根本看不清楚声音发出的方向里,究竟隐藏着什么。

突然一声细微的声响从上方发出,楼乙眼睛顺势看去,结果这一眼吓了他一条,因为从他这边看过去,只见迷雾里无数黑色的虫子从天而降。

它们生有尖锐的脚,尖锐的牙齿,它们的前肢如同钩子一般,上面布满了倒刺,这些虫子披着硬甲,身体扁平,生有三对复眼,闪耀着黑黝黝的光芒。

它们铺天盖地下来的第一时间,竟然是啃食他所展开的青花穹顶,而且楼乙能够感受得到,万花镜穹顶,抵抗不住它们的啃食,很快它将会被咬穿,这究竟是什么虫子,竟然恐怖如斯……

楼乙迅速做出反应,他强行使用真元,让万花镜穹顶变得更厚实,同时产生反震之力,如此一来穹顶可以在被撕碎前,能够抵御尽可能多的时间。

同时他开始计算其时间,因为他很清楚,再过不久他们就将陷入彻底的黑暗世界之中。

他让三兄妹加紧构建更为厚实的壁垒,沈万三也一改偷懒的模样,因为他也亲眼看到了外面的情况,用他的碧眼天珠……

这东西着实非常的方便,但是到了如今的这个境界,一些简单的隐匿法阵,已经无法令修为高的修士感知不到其存在,所以沈万三如今已经不怎么使用这东西了。

不过现在情况不太一样,所以这东西临时用来用一下,实在是非常的便利。

就在楼乙几人拼命构筑壁垒的同时,黄裙女子这边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,黄裙女子仗着自己人多势众,不顾及修士的安,强行在迷雾中行进,最终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

从天而降的怪虫,将他们所有人分割开来,犹豫不清楚这些东西的厉害,所以大家都只是各自为战,直到他们亲眼看到身边的人,被这些虫子轻而易举的肢解并吞掉。

它们无视护具的残酷杀戮,更是令这些修士肝胆俱裂,人群开始混乱,这导致术法的混乱倾斜,甚至有些人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上。

炼虚期的修士保护在黄裙女子身边,只是他们的神色都非常的凝重,因为他们的感知异于常人,他们感受到了这些恐怖的虫子,正不断的袭来。

黄裙女子冷漠的看着周围发生的一切,她的四周环绕着厚厚的护罩,将她毫无死角的保护在了中央,炼虚期的修士,构筑起了一道道的防御,帮她抵御着来自四方的恐怖虫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