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乙不解其意,脑海中在回想这个数字的意思,很快他便像是明白过来什么一样,苦笑道,“原来是这个意思啊……”

他再度抬头望向那天空,繁星点缀的星空,星辰共有一万四千八百颗,而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星锥,也就是小的星辰幡才只有二十一杆,这还只是其中一道星辰主幡之中所蕴含的数量,可想而知他想要凑齐整个周天星斗大阵,是何其困难的一个事情。

“师尊啊,徒儿有生之年不知能否了了您的心愿呐……”楼乙由衷的感叹道。

在他说完这话之后,突然他感受到了一丝亲密之意传来,他的目光看向环绕在身体四周的二十一道星锥,那种亲密之意是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,而那主幡却依旧死物一般不为所动。

不过它却解开了自己的束缚,让他能够自由活动,楼乙驻足不前,不敢再向前迈步,他已经感受到了对方对自己的冷漠,自嘲的笑了笑。

“看不上我呗,嘚类……”楼乙挣扎着想要收回那些星锥,却在这时星辰幡霸道的释放出神力,将那二十一杆小星辰幡又给收走了,这令楼乙十分郁闷。

他望着星辰幡对其说道,“现在只有我能帮你恢复原状,你真不打算给我点甜头吗?”

楼乙的话不无道理,这星辰主幡虽然强大无比,但毕竟只是个光杆司令,星辰主幡听到楼乙的话语,显得颇为生气,一道道星辰亮了起来,楼乙感觉自己被神力锁定。

那一瞬间,他仿佛看到了无数星辰向他坠落而来,那可怕的幻象使得他根本没有办法动弹分毫,楼乙算是间接的知晓了这周天星辰大阵的威力,深吸一口气后,竟然笑出声来。

哈哈哈哈……

他旁若无人的笑着,对着星辰主幡说道,“我知道你看不上我,但是你现在只有依仗我,你考虑清楚吧……”

楼乙此刻算是吃定这杆主幡了,他知道对方此刻是外强中干,或许它杀死自己很简单,但那也是在它恢复足够的力量之时。

清纯的海边俏皮姑娘

星辰主幡不断闪烁着神光,楼乙看到自己突然落入到了一片星渊之中,周围漫天星辰包围着他,而且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,他抬头看向星渊的中心,劝道,“我虽然很弱,但至少我替你找回来了十二道小星辰幡,这足以证明我的气运够旺,反正你现在也出不去,不如赌一把如何?”

那旋转的星渊突然顿了一下,这显示星辰主幡此刻也犹豫了,楼乙趁热打铁说道,“你也只能相信我了,就算我只是个蝼蚁,但也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吧?”

楼乙话音刚落,周身的束缚力突然消失不见,隐约间楼乙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,随后天空又有二十一道光芒坠落而下,不过却在下落途中停顿数次,现在星辰主幡还是非常纠结的。

楼乙悄悄的收回十方杀铁卷,然后手一招将二十一杆星锥收入囊中,趁着星辰主幡犹豫不决之时,脚底抹油溜了,他溜走之前还刻意恢复了神族的封印。

星辰主幡闪耀着淡淡的神光,其实即便楼乙能够出去,它也有办法再将对方弄回来,但是它的确等得太久太久了,当年周天星辰大阵是在妖族与巫族争夺统治地位之时开启的。

上古的巫族同妖族修炼方式是一样的,当初古巫一族合十二祖巫之力,祭祀无数巫族性命展开的都天神煞大阵,使得妖族元气大伤,在无计可施之时,东皇太一合三百六十位大罗金仙之力,以三百六十颗星辰之力,再加上东皇本身与其兄长帝俊两位准圣之力,布下这周天星斗大阵。

两阵相撞引发了天地异变,两族之间的战争也使得它们最终双双跌下神坛,古巫一族元气大伤,再也无力复原都天神煞大阵,以至于此阵最终消弭在了历史长河之中。

而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阵,也因为当初的碰撞,使其崩碎消散,当初购置此阵的小星辰幡与星辰主幡散布于整个洪荒宇宙之中。

妖族因为元气大伤的缘故,没有第一时间将它们寻回,以至于大阵虽然还在,却再也没有凑齐过,更甚者古神一族本就虎视眈眈,在巫妖两族大战之后,以伏羲为首的神族,成功取代了妖族,成为了天界新的主宰。

再之后便是妖神两族旷日持久的大战,最终却被人族摘了胜利果实,妖族日渐势弱,除了一些上古流传下来的强族之后,绝大部分的妖族族群都失去了那种毁天灭地的神力。

在仅存的古巫厚土以及伏羲、女娲等大能的联手之下,六道轮回被创造出来,但因为妖族的傲慢,使得妖族的在制定六道规则之时缺席,因此在分轮回之道时,仅仅位居第四位。

妖族日渐势弱,便也没有了往日争雄的雄心壮志,当初辉煌无比的周天星斗大阵,也就此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之中。

再加上人族的强势崛起,三圣各创一教,再加上西方二圣,使得妖族没有能够再出现混元大圣,星辰主幡一直都在等待着,等待着往昔的主人召唤,但可惜的是时间过去了几百万载的岁月,它却从未被召唤过。

渐渐地它自己都开始怀疑,自己是不是被遗忘了,它开始变得灰心丧气起来,也变得不再自信起来,甘心待在纳羅族的宝库之中,承当一个装饰品存放与此,直到他被羅冲闲偷出来。

楼乙的出现为其带来了十二杆小星辰幡,这让它又重新燃起了希望,但当它看到楼乙的时候,却被对方这卑微的修为郁闷到了。

所以它想要私吞这些小星辰幡,直到楼乙故意激它,才让它最终产生了动摇,但它仍然不认为楼乙有能力帮它找到所有的小星辰幡,令它彻底恢复力量。

但楼乙却十分鸡贼的逃走了,它的确能够将其强行抓回来,但却会更加消耗本就捉襟见肘的神力,所以在一番计较之后,它决定死马当成活马医了。

楼乙此刻并不知道它心中所想,不然内心肯定别扭极了,他正待在明心的居所之中,与明心、乾子豪、铁山三人面面相觑。

楼乙从铁山手中抢过神囊,以自身封印之力将神囊裹了个里三层外三层,然后丢进皆空之戒中去,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。

明心、铁山、乾子豪一脸懵逼的望着他,明心嫌弃的问道,“你又在耍什么宝呢?”

楼乙白了对方一眼,对其说道,“耍什么宝?我差点小命丢了……”

他剪短的将之前发生的一切告知几人,当明心听到周天星斗大阵的星辰主幡之时,明显一双眼睛都亮了,楼乙连忙对其说道,“别!你可别再刺激它了,我能逃出来是我命大知道吗?你要去了一准小命不保!”

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!”明心嫌弃的呛声道。

楼乙郁闷无比,目光投向乾子豪,指着明心说道,“这,你不管管的吗?”

“你自找的……”乾子豪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楼乙愣在当场,过了半晌叹了口气道,“行!算你们两口子厉害!”

明心笑而不语,楼乙无奈的摇了摇头,然后继续说道,“暂时还是不要去惊动它了,我觉得我又摊上大事了,要是之后没有什么可孝敬对方的,感觉它随时能够要了我的小命。”

楼乙利用梦境之力简单的将当时的场景,映入众人的脑海之中,几人在感受到那股毁天灭地的力量之后,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异常凝重起来。

明心看着楼乙摇了摇头,揶揄道,“也不知道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命格,怎么好赖事你全都能碰上,你上辈子是不是扫把星转世?”

“你…懒得跟你一个妇道人家呈口舌之争!”楼乙故意揶揄道。

明心顿时露出极为强大的精神力,那是赤裸裸的杀意,他脸上带着笑容,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,对着楼乙说道,“我觉得是时候换个界主了!”

楼乙连忙摆手道,“开个玩笑,玩笑而已……”

明心悄悄的瞥了一眼乾子豪,见对方并没有太大反应,心下竟然微微有点失望,但在这时乾子豪却拉起了他的手,明心虽为男儿之身,但这纤纤玉手却绝不输给任何女子。

就在他们闲扯胡闹之时,他们所在之地突然开始震荡起来,不仅是他们几个所在之地,就连这洞天福地的其他地方,也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。

这意味着他们终于要被传送出去了,楼乙收起嘻嘻哈哈的嘴脸,询问道,“恢复的如何了?”

明心等也是收起了笑容,对着他点点头道,“应该无碍了!”

铁山对其点了点头,不过却开口道,“黄尚这小子还需要一些时间,其他的都还好吧!”

楼乙点点头道,“如此便再好不过了!”

没过多久,众人眼前的一切开始剧烈旋转起来,他们重新被传送回了叠折空间,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,却令众人有些始料未及,还有些哭笑不得。

在他们被传送至战场之时,却发现对面空无一人,他们竟然在做好了应敌准备之时,竟然出现了轮空,在短暂的等待过后,一道光束打在他们所有人的身躯之上,而后所有人向上空飞了起来,转瞬消失的无影无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