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,既然如此,那赶紧去请太医!”御郑枫严肃点头,冷声吩咐道。。

御虚天尊亲口发话,‘侍’卫哪里敢违抗,赶紧跑出去请太医了。

不一会儿,太医来了,看到长公主的尸体,当下软了‘腿’脚,跌倒在地。

苏陌凉不等太医行礼,赶紧搀扶起他,将他引到林婉儿的面前,着急的说道,“李太医,你给林婉儿检查下,看她是不是了什么毒,或者食用了‘迷’魂丹之类的丹‘药’。”

李太医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,惴惴不安的点点头,伸手为林婉儿把脉,仔仔细细的检查起来。

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屏气凝神的盯着他,等待着他的结果。

这样李太医检查了好一会儿,才终于抬起头来,皱着眉头,面‘色’不好的微微摇头,“她并未误食任何有毒和‘迷’‘惑’神智的‘药’物,体内一切正常,没有受到任何损伤。”

“什么?”苏陌凉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,惊疑的低呼一声。

一旁的君月夜听到这话,则是狠狠瞪了苏陌凉一眼,怒哼道,“哼,天尊,你也听到了,现在太医都说林婉儿没有吃‘迷’魂丹,体内一切正常,这分明是苏陌凉故意狡辩,‘混’淆视听,拖延时间!”

苏陌凉不相信的摇头,抓住李太医的袖子,仔细盘问,“李太医,你到底检查清楚了没有,她说不知道自己干过什么,分明是吃了‘迷’魂丹的症状啊。”

李太医表情纠结,连连摆手,“帝妃,微臣已经翻来覆去检查好多遍了,她真的没有食用任何‘药’物,身体一切正常。”

君月夜看到苏陌凉还不罢休,忍无可忍的大喝,“够了,李太医行医五十载,医术高超,经验丰富,怎么可能连没毒都不知道。现在太医已经证明林婉儿没有食用‘药’物,没有**控,事情真相大白,你休要狡辩!来人啊,把苏陌凉和血战团的人都拖下去斩!”

杏林里的森系精灵美女长发飘飘

听到这里,御虚天尊却是猛地抬手,“慢着!”

看到天尊还打算维护苏陌凉,君月夜心底涌了火气,“天尊,苏陌凉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,你莫要再‘插’手我们的家务事。”

御郑枫皱眉,冷声道,“依老夫看,林婉儿并不是吃了‘迷’魂丹!”

苏陌凉听他这语气,似乎知道点内幕,神情一禀,惊的盯向他,“那是什么?”

御郑枫微微眯眸,沉声道,“看样子她更像是了瞳术!”

苏陌凉心头大惊,忍不住低叹一声,“瞳术?”

“嗯,瞳术是几百年前已经失传的秘术!这种秘术,可以‘迷’‘惑’人的神智,‘操’控别人的行为,**控的人苏醒后,完不知道自己干过什么,也不记得自己过瞳术。所以,不留下一点痕迹,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便是瞳术的可怕之处。”

“当然,了瞳术的人,若是没有解‘药’,病情会越来越严重,一旦发作,会变成可怕的疯子,不但会伤害别人,还会残害自己,在痛苦死去。”

听到御郑枫这番解释,苏陌凉心头大震,脑海顿时闪现出凤墨邪那双妖冶得如鬼魅的紫‘色’眸子。

当初他也对自己使用过瞳术,好在她及时警觉,赶紧刺了自己一刀,才幸免于难,不然难以想象她会变成怎样。

回想起那晚在西‘玉’城,凤墨邪说的话,苏陌凉顿时起了一声的冷汗。

难怪他临走前,那么笃定的说她一定会去焚血天城,他会在焚血天城等她!

当时她并未放在心,看到眼前的一切才恍然大悟。

原来,他早料到了这样的结果。

这个凤墨邪实在太‘阴’险太狠毒了,不但离间她和君颢苍,君月夜的关系,还离间了和整个云楼暗域的关系。

要知道她杀害了长公主,在云楼暗域必定没了容身之地,林婉儿了瞳术,也必须求得解‘药’,他此举根本是‘逼’着她去焚血天城找他啊!

想到这里,苏陌凉怒得握紧了手指。

君月夜听了却是觉得荒谬,不赞同的反驳,“天尊,据我所知,能修炼瞳术的人,需要天赋异禀的体质,拥有这种体质的人千年难遇。再者,你也知道这瞳术几百年前已经失传,至今为止,我还没听说哪个人拥有瞳术。若说林婉儿了瞳术,简直是无稽之谈。”

“我知道谁是凶手!”苏陌凉忽然抬头,高声打断他的话,惊得在场的所有人瞪大了眼睛。

她看了一眼御虚天尊和君月夜,在众人疑‘惑’的目光,走到了尸体跟前,蹲下身子,检查起来。

君月夜见此,害怕她动什么手脚,惊慌的大吼,“苏陌凉,你还想耍什么‘花’样?长公主的尸体也是你可以碰的吗?”

苏陌凉缓缓起身,朝着君月夜,镇定开口,“王爷,你也看到了,长公主的衣服完好,身除了这把匕首以外,没有任何伤势。照理说,算是林婉儿偷偷跑到了铭湘宫来暗杀长公主,依照长公主尊灵师的实力,难道会察觉不出来吗?想来她们两人肯定会有一场厮杀,怎么可能连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?”

“除非这个凶手实力非常强大,完凌驾于长公主之,长公主毫无反抗之力,才会造成这样的效果。所以这个凶手,必定不是林婉儿,很可能是给林婉儿下瞳术的高手!”

经过她这么一分析,在场的人都是觉得有理的点点头。

连君月夜都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。

御郑枫沉‘吟’片刻后,赞同的点头说道,“嗯,王爷,长公主的死不排除我大姐的这种说法,这其有太多蹊跷,没调查清楚前,请你不要冤枉了好人。”

“好,算凶手另有其人,那你倒是说说,凶手到底是谁?”君月夜气得深吸一口气,隐忍着怒火,质问道。

苏陌凉扬眉,郑重回答,“焚天君!”

话音一落,大家都惊得变了脸‘色’。

“什么?”君月夜更是不相信的低呼。

“焚天君拥有这世间罕有的瞳术,他有最大的嫌疑。”苏陌凉严肃解释道。

刚开始她还怀疑是‘女’皇搞的鬼,只是‘女’皇和君青染是一伙的,两人的关系也一向很好,‘女’皇那么喜欢君颢苍,如果让他知道,是她杀害了他的姐姐,后果不堪设想。

相信,她还不会傻到去冒这个险。

如今听到瞳术,苏陌凉更是肯定是凤墨邪所为了。

要知道这世,能拥有瞳术的,可不多,至今为止,她知道凤墨邪一个。

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,怕是也只有凤墨邪有这个能力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