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晌,林淡风不禁感慨:“公子还真是我的知心人啊。”

高蓝苦笑一声,须臾唏嘘道:“我算是公子你的知心人,却不是你的心上人啊。”

高蓝舒了一口气,接着说道:“今日这般不如让我这知心人陪你小酌片刻,抒发一番心意,才不负这大好晨光呢。”

刚刚高蓝有意的话,也碰触了林淡风心底最柔软的地方,禁不住有些沉湎,片刻道:“也好。”

酒过半寻,林淡风端起琵琶,轻挑慢捻,声声入耳。

高蓝趁机飞入池中舞台,随着她的音律翩翩舞动,想象着南荣春花的舞姿,极力去模仿。

林淡风半醉半醒中,仿佛看到了心上人。

他欣喜,曲调愈发的轻快。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唱着。

然看不出高蓝舞姿中的愤怒和悲伤。

直到高蓝停止舞蹈,林淡风已经醉的摇摇欲坠。

纵身飞入舞池,他揽着高蓝的腰间。

那绝美的脸庞,洋溢着笑容,泛着红晕,声音微软:“花儿哥哥……你终于来了,风儿等你等得好辛苦。”

窈窕红妆女子浅笑迷人

高蓝苦笑:“花儿哥哥……”她推开林淡风,对远处喊道。

“小粉儿,你家宫主醉了,服侍他休息吧。”

粉儿带人将林淡风送去寝殿。

待粉儿回来,高蓝直接问:“粉儿,我如何出去这荷花宫?”

“公子,你要出去?”粉儿大惊。

“是啊,我想给粉儿买香粉,可以吗?”高蓝面不改色,如今也只能利用这小丫头了。

“公子又戏弄人家。”粉儿扭扭捏捏,别过脸去。

高蓝正色,扳住她的双肩:“我说真的,若是我真想给粉儿买香粉,该如何出的去?”

粉儿不敢直视这双射出夺目光芒的眼睛:“这……”小粉正犹豫,这时那个叫童瑶的过来。

“公子,我家宫主让交给你的名单。”说完,递过来。

高蓝接过,顺势抽出他身上的佩剑,指着他:“你来的正好。”

小粉吓呆,蜷缩在一旁。

“小粉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然后转身对童瑶说:“带我去找你们关起来的三个人,快走。”

童瑶愤恨:“就算我带你去,你也走不出这藕花深处的。”

“少说废话,不然刀剑无眼。”高蓝剑锋直指他的脖颈。

童瑶感觉到了锋刃的触感,额头微微渗出汗珠:“好,我带你去见他们。”

藕花深处。

莫少芝立在岸边,突然陷入沉寂。

一阵风吹过,荷叶随风起伏,摇曳不已。

半晌,莫少芝抬脚踱了几步:“这林淡风为了一个人,把我们困在这里,你们猜是谁?”

“莫兄,我刚刚也在前后思量,林淡风说的这个人,希望我们查不出凶手拿不回转世蛟龙琉璃珠,他的目的就是要两国开战,两国开战谁得利?难道是虎视眈眈的邻国,川西国,想趁机得渔翁之利?”白轻盈说完,看着莫少芝等待他给予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。

“不会的,义-阿哥不是个叛敌通国之人,不是的。”小狸猫不愿相信的连连否定。

“还有一个可能,”莫少芝转身望着他们,“就是有人趁两国开战之际,趁机发动内乱,谋权篡位。”

见他们不知所谓,莫少芝接着说:“你们想想,这所有的前前后后,仿佛都是有人在笼了一大张网,将我们都笼络在这张大网中,从一开始高蓝怎么就被卷入宫中,把她弄入宫中的目的是什么?

就是用她来搅乱后宫平衡,僵化皇上和太皇太后的关系,然后通过我和高蓝的误会,削弱颜妃身后的势力。沁妃本来是皇上平衡后宫的砝码,现在她失势了,后宫开始暗潮涌动了,谁站上风,另一方必定心怀不满,再到如今,和谈之际,苏哈骐被害,两国和平瞬间岌岌可危,我们几个肩负这样的重担,如今却被困在此,还不明显嘛!”莫少芝说完,看着他们两人。

“那这一切的一切幕后黑手到底是谁?我还是没头绪。”小狸猫满脸疑惑。

“南荣春花!”莫少芝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话毕,旁边的两人脸上都露出诧异之色。

但很快,白轻盈释然:“想来,最想不到的人却也是最可能的人,这番谋略,也的确是七哥最能做的出来。”

“白兄,你还记得当初的绝色坊吗?”莫少芝说着,把自己之前对南荣春花的一番怀疑只字不漏的说了一遍。

“你说的这些很有道理,但是,但是,我义——我阿哥,跟他是什么关系?”小狸猫迷惑不已。

“这个我也不知道,”莫少芝一筹莫展。

“让我来告诉你们吧。”高蓝高声说了一句。

“高蓝!”小狸猫意外尖叫,“啊,你没事。”

大家这才发现,高蓝用剑架着一人进来。

莫少芝见她安然无恙,欣喜若狂:“你没事就好,就好。”

高蓝看着他们:“你们也没事我就放心了,现在名单我已经拿到了,别的先不说,我们得先出去。”

“接下来得麻烦你带我们出去了。”高蓝对童瑶说。

童瑶淡淡一笑:“你们别做梦了,这藕花深处布局根据时辰时刻在变化,除了宫主,没人知道什么时刻如何进出。”

突然后面传来一个糯糯的声音:“我知道。”

众人寻声望去。

高蓝诧异:“小粉儿?”

童瑶大叫:“粉儿,你可知背叛宫主的后果吗?你可不要后悔。”

粉儿正对着高蓝,微微抬头,眼神中充满怜爱,柔声说道:“我不后悔,这辈子第一个要给我买香粉的男人,能为他做点什么,我……我心花怒放。”

“他根本就不是——n”白轻盈见机,一个拳头敲在他后脑勺,童瑶“男”字还没有说出口,瞬间倒地。

白轻盈见粉儿吃惊:“没事没事,他就晕过去了而已,过会就醒了。我们快走吧。”

粉儿这才带着他们出去。

粉儿抬头看了一下时辰,然后摊开手里的手绢看着上面绘制的图案,随即抬手一只脚,竟然踏实的踩到了荷叶之上。

众人一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