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避免不慎被对方再次发现,楼乙他们在地下一呆便是月余,而小世界的时间流速,与芥子世界不同,这里的一日大约相当于昆吾界的三日,在炎蜥界中天空共悬挂着两个太阳,所以这里没有夜晚只有白昼。

可能正因为如此,炎麟族将这里打造的非常适合它们繁衍生息,但是很可惜最终这里沦陷了,曾经属于炎麟族的一切,也全部毁于战火,泯灭与历史的长河之中。

但是却有一样东西遗留了下来,那便是原本属于这个小世界的裂隙秘境,这些秘境有的是炎麟族的大能所开辟出来的,有的则是自然形成的。

炎麟族所开辟出来的秘境,一般存在宝物的概率较低,只要是因为发生了如此可怕的大战,那些炎麟族的族人自然是带着所有值钱之物逃离秘境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也许有一些炎麟族会选择躲藏在开辟出来的秘境之中。

但是这么做其实也要面临非常大的风险,因为战争的结果很难预测,就像现在这样,妖族不断的对这个小世界进行探索,总有一日会发现这些秘境所在,到时候想要再离开便已经不可能。

这样的事情,想必在战斗结束后的这些年里,绝对发生了不止一次,每一次都会有伤亡的出现,但是最终的结果都是以这些被发现的炎麟族被灭为最终的结果,毕竟妖族实在是太多了,更何况如今这小世界的主人乃是炎蜥一族。

楼乙带着铁山跟霍炎沿着地脉前行,如此一来便可以利用地脉的掩护,来偷偷的进行修炼,虽然他们的修为若是在昆吾界而言,已经是无敌的存在了,但是在这里,身边的妖族有许多气息都比他们强大,还有一些甚至比炎麟圣主更强。

楼乙曾经在天下书院的书楼之中,看过天人一留下的典籍,里面详细的对上界的修为进行过划分,按照天人一所划分的境界,他们如今的境界距离渡劫期还尚有一段距离,而过了渡劫期才算是真正的踏入仙途。

但是即便是踏入仙途,以他们这种无根无底的下界修士,也只能被归类为散仙,比起那些出生便在上界的正统修仙者而言,察觉可不是一星半点。

但是就像天人一所说过的那句话,学无先后,达者为先,修炼同样也是如此,许多人出身虽不好,但最终成就斐然,楼乙就想要成为这样的人,但是现实也是摆在他们面前的,那就是资源的匮乏,这个资源不只是局限于修炼的资源,更涉及到典籍,见闻,学识以及利害关系。

刚刚来到上界的他们,说白了就像是星辰海洋之中的无根浮萍,也像是无头苍蝇一样,只能随波逐流或是四处乱撞,但这样的后果却是很可怕的,一个不小心便是万劫不复,所以绝大部分像他们一样的修士,最终的下场都成为了那些正统修仙者或是强大族群的垫脚石。

想要成仙就只能孜孜不倦去进取,资源要想办法弄,典籍要想办法得到,既然是无根的付萍,那便同样无牵无挂,只要肯努力,一切皆有可能。

粉色清纯妹子人像摄影图片欣赏

思索之中他们前方突然传来隆隆之声,楼乙便连忙放慢了脚步,不多时一股热浪喷涌而来,拍打在三人的脸上,前方赫然出现了一道巨大无比的岩浆瀑布,阻挡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楼乙慢慢的,小心翼翼的靠近瀑布边,因为不敢展开神识,所以只能采用这种办法,他不确定如今是否还有人在搜寻他们,为防万一这似乎是最稳妥的办法了。

瀑布从上方呼啸而下,他们所站之地也被岩浆吞没,不过好在只是因为奔流而下的岩浆熔液飞溅所致,此时三人身上笼罩着一层金红色的罩子,乃是霍炎利用在地底的时间,就地取材炼制的一种简单的避火符。

此时三人每人身上都带了一个,如此一来就不需要一直耗费真元来维系对四周熔浆的防范了,楼乙看向岩浆瀑布的下方,瀑布消失在了视线所及之处,这意味着这道瀑布所流经的裂谷非常的深,几乎一眼看不到底。

他左右看了两眼,这道裂谷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庞大,且怪石嶙峋对视线形成极大的阻隔,一般这样的地方,都是冒险者喜欢前往之所,楼乙将目光看向下方,对两人说道,“先下去看看吧!”

“好!”另外两人异口同声道。

他们纵深跃下悬崖,轰隆隆的响声伴着四周的景物,在他们眼见飞驰而过,转瞬间他们便向下坠落了百里不止,而仍然看不到裂谷的底部,三人同时落在一块凸起的岩壁之上,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况。

到了这么深的地方,光线根本照射不进来,唯一能够作为光源的,便是这些从上方呼啸下来的岩浆瀑布,四周的环境充斥着刺鼻的硫磺气息,周围一片赤红之色,且有大量的酸雾弥漫在侧,让人根本分不清楚东西南北在哪。

即使是他们头顶上的这片区域,如今也已经完全被酸雾给掩盖住了,楼乙环顾四周,疑惑道,“这里有点不太对劲,像是谁刻意为之,你们稍等我一下!”

两人点了点头,楼乙掐指一算,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,这里五行颠倒,阴阳不显,乾坤移位,所有的推算都朝着天然迷阵的方向在走,可是不知为何,他就是感觉这其中存在着问题。

很快楼乙便消失在了霍炎跟铁山的眼前,走进了四周弥漫的酸雾之中,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,他的身影再次出现,对其他两人说道,“跟我来!”

三人再次钻入酸雾之中,他们紧跟在楼乙的身后,两人发现楼乙走路毫无章法,东走几步,西晃几步,甚至有的时候明明走过的地方,却又倒回去再走两次。

但是他们却对此没有丝毫的怨言,因为他们知道楼乙应该是在破阵,四周的酸雾越发浓郁了,已经达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底部,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紧跟在楼乙的身后。

渐渐的两人感觉周围似乎少了些什么,正疑惑之时楼乙自言自语道,“应该就是这里了”

向前走了两步之后,四周的一切顿时豁然开朗起来,他们出现在了一片暗红色的土地之上,地上的泥土像是干旱之后开裂形成的瓦片状的结块,又像是结构密集的蜂巢孔,在结块与结块之间,流淌着灼热的岩浆。

楼乙他们此时就位于这块土地的最外面,身后便是那巨大的岩浆瀑布,只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它竟然没有了刚才的那种轰鸣之声,周围显得格外的静怡,静的有些令人感到不安。

“这什么鬼地方?”铁山将巨阙剑取出,右手握着剑柄,将剑扛在肩膀上,歪着头询问道。

“这里应该是一处秘境,被咱们误打误撞的进来了,不过据我的推测,此地应该已经有主了,所以我们必须要万分小心才是!”楼乙对着两人说道。

霍炎点了点头,星河之辉取出,化作一柄青灰色的小锤,悬浮在三人身侧,楼乙这时说道,“跟着我的脚步走,一步也不能错!”

另外两人点了点头,楼乙开始带着他们走这些结块状的土,这些土块很是庞大,每一块都足有十丈大小,霍炎跟铁山同时感受到,当他们的脚踏上土块的一瞬间,土块四周的岩浆流动,明显就加快了。

而且在他们四周的火之力明显的加强了许多,当他们跟着楼乙来回穿梭在这些土块上的时候,四周的火之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底部,楼乙的额头之上布满了汗珠,显然走这些土块,对他的精神力消耗也是非常巨大的。

终于他们如愿以偿的踏上了最后一块土块,这快土块的大小是周围那些块状土的十倍,而在它的前方,乃是一道裂隙,四周弥漫着雾气,看不清楚它究竟有多大。

三人踏上了这片土地后,霍炎看着满头大汗的楼乙询问道,“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?”

楼乙长出一口气,点点头道,“确实需要休息一下了”

因为没有丹药,他只能依靠冥思打坐来恢复精神力,不过好在他的精神力异于常人,大约三个时辰后,他站起身来对其他二人说道,“走吧,让我们看看运气如何吧!”

三人呈倒三角形前进,铁山跟霍炎一左一右走在前面,楼乙负责殿后,不是他怕死,而是他们三个之中,只有他能够起到辅助作用,关键时刻也能够以最快速度保护另外两人。

穿过浓雾笼罩之地,便来到了那道裂缝前,这时三人目光聚焦在了裂谷旁的岩壁之上,因为这块岩壁上有着一个巨大无比的印记,乃是炎麟族的族印,这意味着这处秘境原本是属于炎麟族的。

楼乙叹了口气道,“先进去看看再说吧,都打起精神来,里面的情况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呢”

三人迈步走向了裂谷,就在这时三人同时感受到了一股排斥之力,这意味着这处秘境并非无人把守,它所拥有的禁止结界仍然存在,那么极有可能,秘境之中还潜藏着没有逃走的炎麟族人,三个人的精神顿时警惕起来,互相使了个眼色,便再次向前走去。

当阻隔变得难以逾越之时,三人同时向着前方轰去,惊人的力量轰在虚无之处,将那道无形的屏障给打了出来,激烈的能量冲击使得屏障之上产生层层的涟漪,楼乙的眼睛快速在屏障之上扫过,他动用了自己的无垢之目,很快他找到了屏障的法门,一式祖龙崩天一拳轰出,直接轰在了那屏障的法门之上。

四周的束缚力很快便消失不见,而他们三人感受到一股极为强大的拉扯之力,随后三人便消失在了原地,被那股力量带进了秘境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