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山从天而降落到地面之上,此时恰逢朱重八在调兵遣将,两人隔空相望,但并没有交谈,铁山是个话不多的人,他认为正确的事情,一般也都懒得去解释。

而朱重八则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,对于朱祐塘跟他的两位侄子,他已经给予了最大的仁慈,但终究一切都已无法挽回,他早已预料到了结果,只是没想过会这么快。

湛卢剑似乎对铁山有一丝异样的情绪,朱重八低头看着手中剑,然后又抬头看了一眼铁山,便转身离去了,他不太确定湛卢剑所散发出来的情绪究竟是什么。

当初是这把剑选择了他,也让他早早的就被卷入到了权利旋涡之中,若是现在它想要弃自己离去,那么他也不会去阻拦,这就是朱重八,一个极其自律又极度遵循原则之人。

铁山感受到了巨阙剑的渴望,但是他却抑制住了这股渴望,因为朱重八如今是盟友,而且此人是一个正直之人,铁山只是稍稍的停留之后,便向着上方杀了过去。

此时冲在最前方的是李斗跟宋钟,李斗身边跟随着鹏金彩以及两只云鵟,李斗背后浮现出金色的羽翼,那是鹏飞手腕富裕他的能力,鹏金彩紧随其后,与之形影不离。

两只云鵟翱翔于天际,不断躲避着来自地面的扫射,它们不断发出鹰唳之声,为李斗指引着方向,而此时宋钟则位于另外一侧,他独自孤身一人,将天刀宗的长老跟修士全部甩在了身后。

而紧随其后的则是蛮千钧以及查峥,蛮千钧如今的样子十分古怪,手臂变得比整个身体都长,他前进的方式就是在山间的峭壁上荡来荡去,看上去就像是一直长臂猿,但是实际上却是他与那只荒脊山脉中的短腿松熊。

这家伙总算是成功的与它签订了契约,将其纳入自己的契约灵兽之中,靠的就是五环腹蜂产出的灵蜜以及蜂浆,只不过这些东西都是驭兽宫同荒脊山脉的五环腹蜂做的交易,而促成这笔交易的其实是查峥,蛮千钧只不过是因为脸皮比较厚,硬抢硬夺过来的。

但是结果总算是好的,这短腿松熊虽然长得滑稽,但是实力却是真的强大,蛮千钧原本的契约灵兽死了,后来虽然继承了屠骁的食人沙蚁跟磐石犰狳,但是却总感觉浑身不自在。

他不想变成六条胳膊的生物,也不喜欢笨重的模样,他本身的力量就很强大,他需要的是像碎骨魔猿那样的既有力量又有速度跟爆发的契约灵兽,所以他自从回到荒脊山脉后,就开始为自己物色目标了。

他数次三番的去找短腿松熊,结果都是一见面就开打,也许蛮千钧觉得用这种方式折服对方,才是最佳手段,结果却适得其反,短腿松熊渐渐的打不过他了,于是便干脆躲着不见他,这让蛮千钧有一种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感觉。

小mm圆脸带帽清纯可爱图片

后来遇到了楼乙之后,后者告诉了他一个办法,他经过尝试后发现,对方的确是闻着味就出来了,但是看到是他,多数时候都是转身就走。

无奈之下的蛮千钧只能在看到它的时候,就把手里的灵蜜裹着蜂巢直接丢过去,就这么也磨了多年以后,才让对方相信,他的确不是为了宰了它吃肉……

现在两人心意相通,虽然好事多磨,但是却也让蛮千钧误打误撞的成功了,两人的契合度极高,往往不需要沟通,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,这些都是得益于这些年两人斗智斗勇的结果。

蛮千钧攀岩的速度极快,他现在主要负责清理掉从岩壁上出现的机巧机关,为后续大部队开辟出安全的道路,在他的后边查峥以及驭兽宫长老们正在开辟战场,大量的契约灵兽正成群结队的寻找着目标,其中最为显眼的就是一只尺许大小的紫色小兽。

它便是死去的查家族长所培育的第二只雷猬,如今这只雷猬已经敞开心扉接受了查峥,虽然驭兽宫的圣兽乃是金纹犼,但对方只认李斗却不认他这个一宗之主,无奈之余也让他认清了现实。

好在雷猬天生异兽,且具备雷霆之力,战斗起来异常凶猛,罕有对手能够与之一战,这也让查峥不时在想,自己的爷爷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,所以提前为自己铺好了路了。

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这时身边的契柯利面无表情的问道,“宗主为何摇头?”

查峥自然是知道契尔克父亲的性格的,他笑着回答道,“没事,只是想起了往昔的一些无奈的事罢了,告诉宗门修士,让大家切不可大意行事!”

对方点点头道,“知道了,我这就去吩咐!”

实则这不过只是个借口罢了,但是契柯利还是认真的去执行了,这就是他的性格,做事从来都是严谨的一丝不苟,这也是为何蛮千钧选择单独行动,因为他实在是受不了契柯利这张永远没有表情的脸,以及时时刻刻的叮嘱跟教育。

查峥抬头看着上方,此时他们已经杀上了通天峰的半山腰,总得损失还在承受范围之内,当然这多傀儡王凯等人破了天麟火阵,之前大多的损耗,也都是因为此阵的缘故。

现在阵法被破,他们自然能够放开手脚去干,查峥看了一眼远处的山腰,一片晃眼的金色铠甲,正在有条不紊的向上推进,所过之处留下满地的尸骸,徐达身先士卒挥舞着手中偃月大刀,头顶仁皇之气,无人是其一将之合。

那朱重八以剑气凝聚而成的金龙,帮助其麾下将士们抵挡下了来自上方倾泻而下的枪林箭雨,炎麟族这边居高临下,不断施展强大术法进行阻击,天空不断出现一个个巨大火流星,无情的砸向下方。

这迫使昆吾联盟的修士,只能选择共同抵抗对方的攻击,不过好在路线虽不同,但是大家却都有自己的解决之法,楼乙这边凤翔军肩负起了阻击这些火流星的任务,每当火流星出现的瞬间,便有一道金色光束升空,将火流星直接打爆,而随后坠落而下的流星碎片,被下方地煞军的昆山卫用盾术挡下,吟虎军在前方开路,虎贲卫手持长刀并排而行,凡是遇到抵抗,便一起发动虎啸之击。

敌人往往看似他们行动缓慢,可是只要百屠千囚一声令下,他们就会如一道道的红色旋风,直取对方的首级,眼看着就要无法阻挡住敌人的进攻,炎麟族上上下下都慌了。

主要的原因还是作为统帅的炎滅,在这么一个关键的时刻,却没有在此督军,这对于士气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,联军迅速的夺取了山腰,成功的拿下了半座通天峰。

云殇带着天罡卫开始强攻通天峰的峰顶,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行动,才使得昆吾联盟的修士,没有遭遇到太过强大的对手阻击,因为这些强大的存在都被云殇率领的天罡军给牵制住了。

楼乙慢慢的从后面赶了上来,收集到了海量的战利品,他一边收集一边自嘲道,“没想到我也有变成了沈胖子的一天!”

此时正在前头低头划拉宝贝的沈万三突然打了一个喷嚏,他抬起头来愤愤不平道,“谁?是谁在骂本少爷!”

战斗进展的十分顺利,几乎各部都有条不紊的在向上推进,其中则以李斗他们这边最快,因为没有太强的对手,所以他的速度是最快的,他第一个来到了通天峰上的一处广场之上,这里聚集着海量的修士。

他才刚刚出现,便遭遇到了对方的集火,惊人的能量在空中化作了可怕的能量弹幕,向他呼啸而来,李斗周身金光闪烁,他嘿笑一声抬手就是一锤,只听轰得一声巨响。

这一锤打得空间震颤,打得那些呼啸而来的能量直接被轰散开来,随后又是一声巨响,这一锤瞄准的则是广场上的所有人,一股恐怖的力量压迫着空间,向下方快速落下。

有修士立刻张开护盾想要挡下这一击,但是李斗这一击力道十足,且有天罡斗气加持,一锤下来直接塌陷了大半个广场,广场上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,大量的机巧机关直接被碾得粉碎。

随后两白一金三道光影从天而降,瞬间落到了广场之上,开始对还活着的敌人进行清剿,只不过阿大跟阿二更多的时候是在玩耍,而鹏金彩却是对这些炎麟族的家伙们恨之入骨,毕竟就是他们残忍的杀害了她的族人跟儿子。

鹏金彩化作本体,鹏爪撕开敌人的身体,在他们痛苦万分的哀嚎声中将他们吃进肚子里,她喜欢这种折磨猎物然后再吃掉他们的方式,这让她感觉非常的爽,但是却在这时她感受到了什么,眼瞳望过去看到的是李斗有些嫌弃的神色。

她连忙变回人形,用手楷去嘴角的血渍,来到李斗身边跪下,求饶道,“主人您息怒,金彩以后不敢了!”

李斗叹了口气道,“起来吧,金彩你记住一件事,你可以杀死或是吃掉他们,但生命不容亵渎!”

“奴婢知道了,主人息怒!”鹏金彩颤巍巍的回答道。

李斗对于鹏金彩的转变,其实是有些意外的,他其实也不愿意真拿她当做下人使唤,但是他的性格有些孤僻,不善于与人交流,更多的时间不是在修炼就是在寻找可以战斗的对象,反而对这些正常人的交流方式不甚明了。

楼乙曾经调侃过他,说他这么一个木头竟然能够收服向鹏金彩这样的蛮横存在,李斗自己其实也有些迷茫,但是既然对方愿意跟着他,那么自己的一些底线,还是要让她清楚知道的。

抬头看向上方,通天峰已经近在咫尺了,不过在通往峰顶的路上,还有着一道特殊的护盾,那就是炎滅搞出来的那道封印了中州却仍在向外扩张的结界封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