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司尘知道,他告诉文锦当年白发老头的测算,文锦还是记下了。

可他不想听这些,他指着夏文锦:“你不许想这些有的没的,当时那老头说你活不过十六,你已经活过十六了,所以这个劫已经破了!以后不许说这些话。还有你!”

他又指向皇甫景宸:“年纪轻轻的,相信谁不好,相信神棍干什么?我妹要是活着,你就必须活着,好好对她,你敢早死一天,老子就去鞭你尸!”

夏文锦:“……”

这突然化身为小霸王的是她哥?

还有他说的是什么话?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,他竟然说别人要是早死一天就要去鞭尸?这种霸道,毫无道理,简直不可理喻啊!

皇甫景宸认真地道:“好!”

好?夏文锦呆了,他竟然答应这么奇葩的事?

夏司尘却哈哈大笑,道:“不错,我就觉得你比那个小子强多了。从今天开始,我认了你这个妹夫,不过你得努力,我爹看中的女婿不是你。你们的路还长着呢!”

这就把她给安排得明明白白了?夏文锦白眼道:“你在这里乱说什么?爹现在还在狱中呢!”

“这不已经逢凶化吉了吗?老头会吃一堑长一智的,这是好事!省得他一直以为那个皇孙有多好!”

夏司尘提起筷子就夹菜,但夹到一半,盯着那菜看了两眼,叹气道:“看着还不错!”纠结了一下,心有余悸地放下,问道:“没有酒?”

夏天的声音

之前一直紧绷着一根弦,已经做好了万不得已就去劫法场的准备。现在得知老爹没事,夏司尘才是真的放下心来。

夏文锦没好气道:“没有,只有一坛,准备给爹和二叔三叔送去。”

夏司尘哼了一声,道:“看在老头这两天吃了苦头的份上,我就不跟他抢了。喂,黄铮,还怔着干什么?吃呀,我这妹子,虽然说话不中听一些,脾气坏了一些,长得丑了一些,娇蛮任性了一些? 做菜难吃了一些? 但是她既然还肯下厨做菜,也算是还有些优点!你别客气? 吃光吧? 不用给我留!”

夏文锦:“……”

这真是亲哥!

皇甫景宸笑道:“夏兄,你是捡来的吧?”

夏司尘怔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皇甫景宸自顾夹了一筷子菜? 道:“你跟文锦不熟啊,不是捡来的怎么会不熟?”

“我怎么不熟了? 难道我说的有错吗?”夏司尘把筷子放下? 一脸诧异。

皇甫景宸道:“文锦心地善良,脾气不坏,长得很美,性子也不娇蛮? 做的菜很好吃!你没有一样说对的!这不是不熟悉吗?”

“我妹做菜好吃?”夏司尘哈地笑了起来? 边笑边道:“我妹根本就不会做菜。我估摸着这些菜也就能看看,肯定不能吃。你要不信,上当了别怪我没提醒你!”

皇甫景宸吃菜,咽下去了才道:“你不吃,上当的是你!别怪我没提醒你!”说完他给夏文锦夹了好几筷子菜? 然后继续吃。

见他一下一下不带停歇的,夏司尘看了又看。觉得他们定然是做做样子? 他指着那碗汤,道:“你们不用装模做样了? 难吃就难吃呗,还想骗我!你看看? 青菜汤!你们看谁用青菜做汤的么?”

夏文锦不理他。

皇甫景宸羞惭? 本来青菜应该不是做汤的? 大概是被他祸祸的太少了,只好做汤。他自己舀了一勺在碗里,喝下去,接着又喝了好几口,道:“青菜汤也好喝!”

夏司尘疑惑:“不难吃吗?”

夏文锦道:“难吃,你别吃!”

桌上也就三个菜一个汤,本来是夏文锦和皇甫景宸两人吃的,夏司尘是刚好赶在饭点。此刻见菜吃了一半了,夏司尘肚子又饿得慌,想了想,他视死如归地道:“难吃我也吃一点吧!”

说着再次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。

他心情有些忐忑,不会是咸到让人下不了口吧?要不就是没放盐。

咦,入口即化,又鲜又香?

夏司尘眨巴了一下眼睛,觉得不对劲,又夹了一块。这一块下去,他眼睛都快直了,接着,筷子如雨点般上上下下,吃得飞快。

被他嫌弃的青菜汤,也喝了两碗。

奇了怪了,明明就是清水,青菜,也没点油星子,没别的东西,怎么这汤能这么好喝?

看着桌上空了的菜盘,他捧着圆滚滚的肚皮,打着饱嗝道:“难怪,我就说我妹妹怎么能做得这么好吃,原来是把何婶做的据为己有!”

夏文锦道:“你高兴就好!”

她看皇甫景宸,歉意地道:“没吃饱吧?下次再给你做好吃的!”

夏司尘眼巴巴地道:“我呢?”

夏文锦哼道:“何婶做的也很好吃,你肯定吃不惯我做的这么难吃的东西了。”

“也不是特别难吃,还可以。”夏司尘眨着眼睛,跟皇甫景宸勾肩搭背地道:“我说妹夫,以后我能不能吃口好的,可看你了!”

“夏司尘!”夏文锦涨红了脸,这个为了一口吃的能把妹妹卖掉的混小子,哪有这样做哥的。

皇甫景宸却听得心花怒放。

虽然现在还只有夏司尘认同他,但他很有信心,他一定让夏伯父也认同他的。

兄妹俩笑闹了一回,也算是把这些日子积在心底的担忧,愤懑,无奈,疲惫……一扫而空了。

夏文锦提起早已准备好的食盒,问夏司尘:“给爹和二叔三叔送些酒菜,你去不去?”

夏司尘目光掠过皇甫景宸,摆手:“我就算了,老头儿看我就像看收养的,一点不将我当他亲儿子。我去岂不是让他心里添堵吗?你去!”

大牢那种地方,要是换了平时,他定是不让妹妹去的。不过,自家妹妹看中的人,得在老爹面前刷刷脸,早点把皇甫宇轩那个看着就假的什么皇孙打败。

什么时候最有效果?当然是雪中送炭时候了!

何况有妹妹在一边跟着,这也是给两人更多独处的时间!

瞧他这心,简直都要操碎了,他这个哥是亲的,这没跑了!